首页 债券 保险 证券 贷款 基金 信托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p2p 股票 新三板 虚拟货币 理财 区块链

证券市场迎来“注册制”时代

来源:互联网 作者:0479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1-01
摘要:原标题:证券市场迎来“注册制”时代 “167票赞成、1票弃权”,12月28日上午,历时4年、经过4审的证券法修订草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会上

  原标题:证券市场迎来注册制时代

  “167票赞成、1票弃权”,12月28日上午,历时4年、经过4审的证券法修订草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会上正式通过。

  新修订的证券法从现行的240条减少到226条,章节却从12章增加到14章,增加了“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专章。大大小小的修订多达上百处,包括扩大证券定义、提高违规处罚力度、提高投资者保护水平等。

  而此次修订的“重头戏”,是长达近20年的核准制将退出历史舞台,注册制将全面推行。

  新修订的证券法将于明年3月初正式施行。

  发审委“身影”消失在法条中

  证券法上一次修订要追溯到2005年。14年来,随着创业版、新三板、科创板的设立,中国资本市场逐渐呈现出多层次特性。

  与此同时,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也遇到诸多问题,其中被诟病最多的是证券发行方式。

  在证券法修订四审期间,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稹在一次论坛上,谈及了核准制的不足。他认为,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10年,正是我国经济结构快速调整的10年,但从股市这个窗口看,这些变化还显得有些缓慢。

  陈稹将10年来美国股市的变化与国内作对比,发现10年前美股市值前10位的公司,绝大部分是以制造业、金融服务业等为主的传统企业。10年后的今天,排名发生了显著变化,新经济、科技公司涌入。反观国内股市,10年来,A股前10大市值的公司仍以传统行业为主。

  陈稹认为,A股市场在支持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方面,发挥的作用还不够。而核准制下的实质审核,实际上无法解决“欺诈发行”这一“隐疾”,同时会导致资本市场缺乏创新竞争力。

  2013年,注册制改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被正式提出,但长达5年的时间里并没有落地,直至2018年科创板设立,注册制得以“登场”。今年上半年证券法三审稿发布时,许多学者呼吁,此轮证券法大修,理应全面推行注册制。

  改革的决心最终体现在了四审稿中。在“证券发行”这章中的第一条里,明确“公开发行证券,必须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条件,并依法报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注册”,此前三审稿中的“核准”二字变成了“注册”。

  随之消失的还有发行审核委员会的“身影”。这个在1993年设立的部门,在过去26年里,担负着审核股票发行申请的职责。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李曙光曾担任证监会发审委委员,在他看来,让监管部门给上市公司做背书,显然不合适,这让许多股民产生一种因信任政府而信任上市公司的错觉。

  李曙光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早年间,发审委可以起到为投资者把关的作用,扮演了一个重要的历史角色。但我国股市发展已经30年,再用发审委来把关没有必要。发审委取消意味着今后“监管干监管的活,市场干市场的活”。“这说明我们对市场经济的理解上了一个新台阶。”

  “推行注册制意味着监管部门‘无权一身轻’”,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表示,过去发审委的存在被视为是监管部门权力的体现。取消发审委,推行注册制,这次证券法的修改是把改革推向了深处。未来监管部门可以把更多精力从“选美”转向“抓坏人”,当好资本市场的“警察”。

  注册制降低了上市门槛,但却更强调真实性。在李曙光看来,有着多年注册制经验的美国市场,并不能成为我国推行注册制完全照搬的对象,“我国的注册制一定要有中国特色。”

  李曙光发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模正逐渐缩小,国内证监会虽然取消发审委和审核制,但在打击欺诈发行、内幕交易上,监管范围更广更严更细,需要更多的监管力量。

  注册制的分步实施需留出制度空间

  为了更好地支撑注册制改革,新修订的证券法对首次公开发行新股的条件,做了相应改动。

  最为引人关注的是此前核准制下的“具有持续盈利能力,财务状况良好”这一要求,变成了“具有持续经营能力”。这意味着,注册制下,不再以企业盈利等财务指标作为判断上市的标准,更符合投资回报周期长的高科技企业的需求。

  该怎么理解“持续经营能力”?对此,有经济学家提出,以前的持续盈利在不同板块上是有具体金额要求的,但是“持续经营能力”可以做内部判断,监管部门不适合给出一个具体“阈值”,否则极易同过去一样,一些公司为了上市还是会在财务指标上“挖空心思做文章”。在李曙光看来,监管部门可以通过公司提交的招股说明书等材料,综合判断公司的经营表现。

  此外,“最近3年财务会计文件无虚假记载,无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的要求变成了“最近3年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看来,这是一个符合现实的重大修改。

  他说,要求财务会计文件无虚假记载,意味着申报材料中的财务报表的真实性是审核必须满足的条件。但现实是,无论核准制还是注册制,都不能保证申报材料的绝对真实性,真实性只能通过事后的责任追究来保证,事前审核只能保证相对真实。

  对于推行注册制的进度,新修订的证券法也给以明确――“证券发行注册制的具体范围、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

  对此,有经济学家认为,全面推行注册制的“战线”不应拉得过长,否则核准制和发审委仍将长期在证券发行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也有法学家认为可以一步步来。其原因在于注册制从科创板一下子推广到所有证券交易所板块,还不现实。

  “之所以有这样考虑,是因为注册制的推进是分步到位”,在12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证监会法律部主任程合红对这个问题作出解释。

  他表示,证券市场有不同的板块,有不同的证券品种,推行注册制在客观上不可能一步到位,一蹴而就,现在的规定是为了给注册制分步实施留出制度空间。程合红表示,目前,证监会正在抓紧研究推进创业板改革,在全面实施注册制之前,很可能有一部分板块或者品种,会根据国务院的安排,适用证券发行核准的规定。

  注册制需要更高质量的问询

  全面推行注册制,会不会导致上市公司数量激增?对此,一些学者认为对股票市场上的供需问题,要通盘考虑,“这是个系统性工程。”仅仅是从股市看投资需求并不全面,要考虑整个金融市场下,居民财富配置的现实情况。

  有专家提醒,政府必须把控好房地产市场的波动,如果房地产市场过热,那投资者手中的钱一定会从股市流向房地产,“注册制的意义似乎也就不大了。”

责任编辑:0479财经
  • 资讯
  • 关注
  • 图片
关闭
广告
关闭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