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债券 保险 证券 贷款 基金 信托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p2p 股票 新三板 虚拟货币 理财 区块链

四川信托爆惊天巨雷!这种产品已停发,规模超250亿!大股东挪用项目资金、变相欺骗投资者...

来源:互联网 作者:0479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6-30
摘要:导读:出现大量逾期后,四川信托TOT产品已经停发。据悉,四川信托TOT产品总计存续规模为252.57亿元。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已经明确表示四川信托TOT项

端午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四川信托TOT产品风险仍在持续发酵。

6月24日的四川信托总部成都市川信大厦37楼会议室内,吴玉明以四川信托党委书记的身份首次参与了投资者沟通会。而一周前的沟通会上,出席党委书记还是王万峰。

四川信托TOT产品总计存续规模为252.57亿元,TOT新产品已经停发。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已经明确表示四川信托TOT项目存在大东挪用现象。

当前的问题是,这些TOT项目的资产状况不明,数百亿资金到底投向哪里,仍待深入调查。

四川信托爆雷

继安信信托(600816,吧)被接管后,又一起信托公司炸出惊天巨雷。

6月11日是四川信托几个信托计划的最后兑付日。然而当晚投资者接到的却是无法兑付本息、产品无限期延期的通知。

四川信托“芙蓉43号”、“申富129号”等信托产品发生逾期。

深陷兑付危机的四川信托,近日连接遭到投资人现场维权。

6月15日,数百名投资人来到四川信托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的川信大厦,与四川信托总部沟通所投资产品的逾期状况与处理方案,四川信托的高管出面做了沟通,表示资金池项目风险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是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停发

据中国基金报,对于逾期的产品处置方案,四川信托相关高管此前表示,将采取引进战略投资者、变卖股权、清理底层资产等方式解决逾期问题。

一位购买“申富129号”的投资者表示,该产品在今年5月29日到期,资金回款一直没有拿到;“百福35号”产品5月31日到期,四川信托目前对该产品没有相关措施;5月30日到期的“芙蓉43号二期”,以及最近的6月3日到期的“锦江69二期”,也尚未兑付。

一位购买“锦江69二期”投资者称:“之前一直买其他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后来四川信托的收益率比别家的高,就开始买四川信托的产品。”

一般而言,按照合同约定,信托公司在产品到期后,在10个工作日内若能为投资者兑付,不算违约。

目前,四川信托多款产品到期已经超过10个工作日,出现逾期。

TOT底层资产仍是谜

四川信托TOT总规模250亿元。

根据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在投资人沟通会上披露,四川信托TOT项目自2020年5月29日第一笔延期项目出现,到2020年底,其间涉及到期TOT产品规模129.9亿元,大部分可能延期;2021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03.45亿元;2022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9.22亿元。

TOT是Trust of Trust(信托中的信托)的缩写,投资人购买的TOT信托产品会继续投向其他信托产品,再投向“底层资产”。

数位投资人表示,其与四川信托签署的合同中,既没有看到投向哪些信托产品,更没有披露底层资产。甚至有投资人说,“我们不去纠结底层资产了,这个跟我们没有关系,在签署的合同中也没有披露底层资产”。

出现大量逾期后,四川信托TOT产品已经停发。

6月24日,四川信托公众号发布公开信,承认其TOT项目停发一事,并称“在一年内为客户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但发布不久便又删除了该推送。

从监管部门表态看,四川信托TOT产品已具有“资金池”特征。

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在与投资人沟通会上回应称:

四川信托的TOT底层资产大多逐步固化为风险资产,如果继续发行,则是依靠后续投资者认购的资金兑付前面的投资者,却并未向投资者真实披露底层风险,这是不符合相关监管规定的。

周杉说,TOT产品本身不违规,设计的初衷是信托公司运用组合投资能力为客户做好资产配置。但现实中,存在个别信托公司运用TOT产品逃避监管要求,变相欺骗投资者,隐蔽风险资产,不向投资者披露等问题,四川信托就存在这样的违规行为。

此外,周杉透露,从2018年4月开始,四川银保监局便关注到了川信风险问题,对其加强了现场管控。也因此,现场有投资者问,“为何四川信托TOT到现在这个规模才暂停”。四川信托官网显示,今年5月份还有申鑫、锦江、蜀都、百福、天府等系列TOT产品相继成立。

周杉表示,监管和发行项目不是一回事,挪用等问题是逐步发现的。风险的形成、累积和风险的判断以及风险的初始决策有一定的过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之四川信托未报告底层资产真实风险程度,未向投资者披露,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窟窿漏洞,监管部门也是通过今年多次风险排查,才初步查清其存在一些违法违规行为。

从目前可查询的信息看,四川信托名下发行的锦江、申鑫、芙蓉、申富、天府聚鑫、丰盛、蓉汇、蓉城、蓉锦、锦恒、汇鑫等产品,均为TOT产品,预期收益率多在8%左右。

此前多家媒体披露,四川信托的融资主体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汉能集团等明星主体,后来多陷入债务风波,也无力偿还信托贷款。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等交易对手均因延迟还款被四川信托起诉。

在监管部门介入后,四川信托称,将研究设立公共信息发布平台,披露项目及底层资产处置等相关情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现场录音显示,在6月24日新一轮的沟通会议上,刘景峰说,从6月17日至今,公司与客户代表进行了多次沟通。对逾期的项目,四川信托拟与客户签署1年期的延期补充协议,拟定的协议草稿已报监管部门审核,目前约70%的业务重心在对风险资产的清收上。

“需要关注的是去年以来有些项目清偿兑付了,都是兑付的谁的投资。”一位四川信托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但信托产品披露模糊。在2019年期间四川信托已清算的405个信托计划中,归属于“其他投资类”的项目高达202个,这项归类,在有的信托公司年报中为零。

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他投资类”在信托公司年报中比较常见,但是占比并不多,“这块分类一直都不明晰,所有不能归列进股权投资、证券投资、事务管理、融资类的业务都可以放进其他类,TOT项目也是”。

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不良率2019年已飙升至22.21%,较上一年上升17.39个百分点;不良资产达22.42亿元。

大股东挪用隐患溯源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更深层的问题,则是指向大股东挪用。

责任编辑:0479财经
  • 资讯
  • 关注
  •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