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债券 保险 证券 贷款 基金 信托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p2p 股票 新三板 虚拟货币 理财 区块链

林明弘、吴山专、杨勇、杨诘苍、郑国谷五人联展

来源:互联网 作者:0479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13
摘要:图像的消解和重构在中国,当代艺术越来越流行。一方面渗透到当代生活的各方各面,消费品和日用品的艺术设计日趋重要,建立艺术空间如:盖博物馆、建艺术中心和办

摘要:图像的消解和重构 在中国,当代艺术越来越流行。一方面渗透到当代生活的各方各面,消费品和日用品的艺术设计日趋重要,建立艺术空间如:盖博物馆、建艺术中心和办画廊,也常常作为地产商的一种投资。甚至政府也利用当代艺术作为一种外交手段和文化产业的一部分,突显出中国当代艺术已成为重要的政治和经济因素;另一方面…

  图像的消解和重构   在中国,当代艺术越来越流行。一方面渗透到当代生活的各方各面,消费品和日用品的艺术设计日趋重要,建立艺术空间如:盖博物馆、建艺术中心和办画廊,也常常作为地产商的一种投资。甚至政府也利用当代艺术作为一种外交手段和文化产业的一部分,突显出中国当代艺术已成为重要的政治和经济因素;另一方面,它的艺术语言正与国际上的美学和观念体系接轨,种种因素使得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相当热门。在这种背景下我想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抽离了以上所指的这些外来因素,留下来的至关重要的艺术质量何在?是否这种留下来的因素,这种剩余价值,就是它的质量?在一个商业画廊展开的「剩余价值」展览就是想探讨这样的话题。展示的这五位海内外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也正好与我的提问相符,他们是:林明弘 (巴黎、台北)、吴山专(汉堡、上海)、杨勇(深圳)、杨诘苍(巴黎、海德堡)、郑国谷(阳江)--策展人杨天娜。  在社会学家和文化批评理论家们看来,二十世纪的最后20年应该是所谓的从现代社会向后现代社会过渡的时代,而这个时代最显著也最深刻的标识和印迹之一就是普遍的信仰危机,以及全球化的浪潮对非西方和非盎格鲁·撒克森文化所造成的冲击和因此而导致的某些文化集团和民族集团内的对于自身传统文化和族群身份认同的混乱和危机。而东亚社会特别是正在开放中的中国社会就正处在这股汹猛的浪潮的冲击之下,并且这种影响还来得特别的明显。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伴随着每年8%-9%的高速成长的经济,正经历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历史性的变迁,这种变迁发生在国家和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从经济,文化,到生活方式, 再到群体的思想模式和个体的行为模式都在发生着重大的改变。互联网吧和星巴克在中国的大城市遍地开花;DJ在每一个被酒精烘热的酒吧或PUB�转着从伦敦或是纽约输入的电子音乐;街头的高中生穿著肥大的运动衫裤在Hip-hop的MP3音乐中摇摆着身体;而城市中的丁克和单身家庭也在与日俱增。中国的城市正日益变得千篇一律,每一个城市�荧s开发楼盘都愿意起个与CBD和莱茵河或是罗马凯撒有关的名字,而准中产阶级们正在消费着他们钱包里的信用卡。这也是个生产与生活资源日益短缺,能源与清洁的水正成为国与国之间争夺的战略资源的时代,是一个资本正在侵蚀着人们的思想,挥霍与喧嚣吞啮从容与冷静的时代。大众消费文化正搭载着电子与数字的媒介呼啸在城市的上空,大量生产的图像也主宰着我们对物质世界的感知。  这是一个图像和符号的时代,我们每天被许多由各种媒体和影视机构生产或是复制出的大量图像和符号所包围,这些图像和符号正在或已经构成了我们的大部分心理意识和价值判断的结构以及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模式。借助于电子媒介和技术,图像和文字一样,正日益失去它们的权威性和神圣性,但同时也正日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当代艺术就正在试图以它独有的方式,通过消解、解构和重组这些图像和符号的形式,以一种实验性的和批判性的角度,对这些问题进行探索和提问。当下的时代面临着环境全球化,资本与商业化,身份认同、文化认同、城市与人、传统与乡愁、东西文化的关系、扩张与边缘之间的对撞与张力问题等,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让艺术家有很大探索空间的地带,在这些领域里,可以创造出很多新颖的艺术形式和作品,可以产生很多观念的碰撞,当代艺术正运用它的独特与社会保持一定疏离状态的眼光和视角,从全新的角度来诠释这个全球化图像时代的社会万象。而当代的中国艺术家也面临着同样的社会问题,他们也同样在反思与批判中建构他们艺术创作的文本和逻辑。   这次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艺术展的五位艺术家,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当代图像艺术的发展状况,他们都有中国文化的背景,但同时也大都经历过长期的海外工作和生活。林明弘长期生活在巴黎,而杨诘苍和吴山专也都曾在德国留过学,杨诘苍后来主要生活和工作在巴黎和汉堡。对于他们来说,国际化的视野和自身的中国文化背景使他们具备了一种优势,一种能使得他们自由游走在中西文化的边界,以他们特有的视角和感受来解读当代社会的重大问题--文化与文明间的对立与沟通,现代与传统的矛盾和冲突,精神家园的乡愁与重建,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身份识别的消解与建构。而郑国谷和杨勇则代表了在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今天,新的一代艺术家对他们所生存的这个时代和社会的关注和直接的反应。他们生活和工作在迅猛城市化的中国当代社会,城市中人的生存状态和城市的发展往往是他们最直接的创作素材和灵感来源。  来自台湾,生活在巴黎的林明弘多数是大尺度的装置作品,比如在一个现存的建筑上施以改变,在平整和色彩简洁的建筑外墙和室内表面,手绘上尺度夸张的鲜艳花布图案,以创造出一个突兀的异类空间。在此次展览中,他将地貌学引入半开放的空间,试图造成艺术作品与观者的互动,一种梅洛庞蒂式的移动的现象学体验,一种身体和世界的弥漫式的相互涵融。  吴山专的作品一向体现了对于政治和意识形态符号的兴趣,强烈色彩和一系列符号的呈现使得其作品较为晦涩,同时也充满了能指的意味。他制造的那些伪字和残缺的句子具有一种对传统和秩序的破坏性,和对于日常意义和规范的消解和批判。  生于四川,工作在深圳的杨勇一直用摄影纪录着他的个人生存环境和周围的事物,但最近他也开始尝试用绘画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次他把他的图像的场景搬到了国外,但依然关注的是城市和城市中的人。他的系列油画「国际信道」, 因为透视角度和光线的奇怪运用,在画面处理上借用�F摄影中的镜头呈像扭曲效果,使之具有一种纪录片的形式,从而把日常的场景经验变得另类和陌生。  杨诘苍是当代中国海外前卫艺术家的重要一员。其作品把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手法与当代观念图像艺术的形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给观者带来全新的视觉艺术体验。新作的两幅水墨作品,一幅是以写意笔调写成的英文句子,内容是有关一天的天气报告;另外一幅具像的绘画是从地面观看「蘑菇云」的升腾变化,云的形状扭曲狰狞,加上背景强烈的色彩,形成一幅具有强烈隐喻性的惊心动魄的「水墨风景画」。杨诘苍作品的创作过程通常都带有仪式性的色彩,这样就赋予了他的作品一种东方的精神气质。  郑国谷生在70年代属于中国当代艺术新生代的艺术家,生活和工作的广东阳江是一座位于珠三角边缘地带的南方小城,和广东其它的经济较为发达的小城一样,阳江也是一座商品交换与生产非常活跃的城市,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普通民众来说,物质的力量显然要远远超越精神消费的需求,而郑国谷和他的一帮朋友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和坚持他们的艺术创作,利用当地特有的经济环境,以平民化的手法和符号学的运用,借力打力,创作出与现实社会生活紧密相关的图像作品,还由此制造了一种中国当代美术界有趣的阳江现象。

责任编辑:0479财经
  • 资讯
  • 关注
  •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