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债券 保险 证券 贷款 基金 信托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p2p 股票 新三板 虚拟货币 理财 区块链

保住这家骗钱的理财公司

来源:互联网 作者:0479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25
摘要:打工两年,我算了算,把工资原数奉还不算,还倒贴给公司很多钱。我和我的家庭,也为此欠下了一大笔外债。

2017年春节刚过,从原来工作了15年的公司辞职后,年近不惑的我开始广投简历。简历大多石沉大海,最后总算收到一家名为“XX信息咨询公司”的面试通知,行政主任职位,看要求与我此前的财务和人事经历相符。

面试当天,我提前半小时到,坐在一楼业务部办公室里等候。不多一会儿,便听见旁边几个五六十岁的阿姨在大声谈论着工资、提成和客户的事情。其中一个说:“我这个月能开四五万呢!我闺女和儿子的钱这个月都放进来了,我最相信公司,最相信咱们林总。”

正说着,前台小姑娘喊她:“邱姨,有人找!”

这个邱姨大约60多岁,打扮入时,金色玫瑰花发簪挽起的发髻,小巧别致,看起来和普通的老人不太一样。

我正在想这个年龄的阿姨是如何月入四五万的时候,一位长发美女喊我去贵宾室。她简单给我介绍了一下行政主任的职责——主要是“负责协调总部办公室和集团各个分部”,以及“实体产业之间的协调沟通”,需要懂财务、行政、人事。

此前招聘信息上显示,这是一家实体企业,而刚才那几位阿姨却在此谈高额提成,我不免狐疑,便请她介绍一下集团的具体产业。她指着电视里循环播放的宣传片说:“咱们集团旗下有渔业捕捞公司、仓储库和汽车城。老板个人名下还有农场,写字楼……集团将来会大有发展。视频里现在播放的这些,都是集团的实体产业。”

“咱们是总部,主要做汽车抵押和质押……”接下来,她说了一堆专业术语,临近谈话结束,她说:“我觉得你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我会尽快给你消息。”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到了复试邀请,下午2点半我准时来到公司,前台小姐告知:林董事长在开会,稍等一下。

楼下忽然传出一阵响亮的口号声,我寻声过去,发现有一层地下室,我站在楼梯口,听到一个浦河乡下口音的男人在讲话:“是让你们来喊口号的吗?这个月的业绩做到这样,你们还有脸吗?活动做了那么多,理财进了多钱?这个月业绩不达标,下个月活动都给我停了,光白吃白喝了,业绩呢?”

几分钟后,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林总说得对,公司运营是需要成本的。大家劲儿往一处使,公司不会不好的。咱们都相信林总,相信公司,家里有钱就往这儿拿,存银行也是存,利息还低,何苦让肥水流外人田,是不是啊?”

浦河口音男人回应:“邱姨说得太对了,你们都这么想,公司不就好了吗?”

我听得模模糊糊,但这几句话,让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很快,这些声音消失了。临近5点半,我才被领着进了董事长室——原来,刚才那位浦河口音的男人就是要面试我的林总,他中等个子,穿着也不讲究,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个正直朴实干实事的人。他只问了我几个基础问题,便让我回家等消息。次日中午,人事便通知我入职,基本工资5500元,缴纳五险一金。

薪资虽是比以前少了点,但工作离家近还双休,兴奋之情冲淡了我之前的那一点质疑和顾虑。

2

2017年春节刚过,从原来工作了15年的公司辞职后,年近不惑的我开始广投简历。简历大多石沉大海,最后总算收到一家名为“XX信息咨询公司”的面试通知,行政主任职位,看要求与我此前的财务和人事经历相符。

面试当天,我提前半小时到,坐在一楼业务部办公室里等候。不多一会儿,便听见旁边几个五六十岁的阿姨在大声谈论着工资、提成和客户的事情。其中一个说:“我这个月能开四五万呢!我闺女和儿子的钱这个月都放进来了,我最相信公司,最相信咱们林总。”

正说着,前台小姑娘喊她:“邱姨,有人找!”

这个邱姨大约60多岁,打扮入时,金色玫瑰花发簪挽起的发髻,小巧别致,看起来和普通的老人不太一样。

我正在想这个年龄的阿姨是如何月入四五万的时候,一位长发美女喊我去贵宾室。她简单给我介绍了一下行政主任的职责——主要是“负责协调总部办公室和集团各个分部”,以及“实体产业之间的协调沟通”,需要懂财务、行政、人事。

此前招聘信息上显示,这是一家实体企业,而刚才那几位阿姨却在此谈高额提成,我不免狐疑,便请她介绍一下集团的具体产业。她指着电视里循环播放的宣传片说:“咱们集团旗下有渔业捕捞公司、仓储库和汽车城。老板个人名下还有农场,写字楼……集团将来会大有发展。视频里现在播放的这些,都是集团的实体产业。”

“咱们是总部,主要做汽车抵押和质押……”接下来,她说了一堆专业术语,临近谈话结束,她说:“我觉得你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我会尽快给你消息。”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到了复试邀请,下午2点半我准时来到公司,前台小姐告知:林董事长在开会,稍等一下。

楼下忽然传出一阵响亮的口号声,我寻声过去,发现有一层地下室,我站在楼梯口,听到一个浦河乡下口音的男人在讲话:“是让你们来喊口号的吗?这个月的业绩做到这样,你们还有脸吗?活动做了那么多,理财进了多钱?这个月业绩不达标,下个月活动都给我停了,光白吃白喝了,业绩呢?”

几分钟后,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林总说得对,公司运营是需要成本的。大家劲儿往一处使,公司不会不好的。咱们都相信林总,相信公司,家里有钱就往这儿拿,存银行也是存,利息还低,何苦让肥水流外人田,是不是啊?”

浦河口音男人回应:“邱姨说得太对了,你们都这么想,公司不就好了吗?”

我听得模模糊糊,但这几句话,让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很快,这些声音消失了。临近5点半,我才被领着进了董事长室——原来,刚才那位浦河口音的男人就是要面试我的林总,他中等个子,穿着也不讲究,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个正直朴实干实事的人。他只问了我几个基础问题,便让我回家等消息。次日中午,人事便通知我入职,基本工资5500元,缴纳五险一金。

薪资虽是比以前少了点,但工作离家近还双休,兴奋之情冲淡了我之前的那一点质疑和顾虑。

转眼间,我进入公司已经快一个月,大概了解公司做车辆抵押和质押的业务模式:左手边吸引想获得高投资回报的人群来给公司投资,右手边寻找需要资金的借款人;然后,借款人以车辆作为抵押物向公司申请贷款,公司把他们的车辆质押给投资人,再拿投资人的钱向借款人放贷——公司作为对缝儿的“中介”,赚取放贷利息扣除给投资人利息之后的差额。

这种模式,使得公司需要大批的“理财业务员”和“理财代理人”。邱姨的“职务”就是理财代理人——这是公司的一种兼职岗位,专门针对时间不固定的人或者是有大把时间的老年人设置的。这样的“代理人”,公司有几十个,根据他们拉到的客户投资额,提成从2%到8%不等。

责任编辑:0479财经
  • 资讯
  • 关注
  • 图片